2022年12月7日 星期三

內地的疫苗猶豫

中國地大,各地條件參差,當疫情擴散,防控難度很高。「精準動態清零」怎樣在地方上落實,不能單靠指示,又不能任地方官吏演繹;既不准「層層加碼」,又不准「擅自減碼」,難免窘迫。

防控何時了?境外專家說明年第二季有望放寛,又指中國大陸老年人口的疫苗接種率太低,暫時難以鬆綁。

老人接種率低確是問題,殷鑑不遠,看香港今年初的慘情便知;然而我懷疑,內地抗疫防控鬆綁與否,老年人口的接種率並非主要考慮。如果這是主要的決定因素,就很難理解,為何在上半年上海疫情爆發之後,不善用疫苗通行證「谷針」?中國使用滅活疫苗,要打足三針,才有較好的預防重症及減少死亡的效用。以內地的組織能力和資訊科技,用疫苗通行證促使民眾打足三針,不應該太難?

試看國務院115日的防疫新聞發佈會提供的數字:60歲以上人群全程接種(兩針)約有228百萬人,佔60歲總人口86.35%。完成加強免疫接種(即第三針)不到七成。

這些數字並不理想。如果接種率是鬆綁的關鍵,為何當局長期容忍「疫苗猶豫」,反而毫不猶豫地使用嚴厲的封區手段?

國家衛健委專家組長梁萬年在10月初接受央視訪問時解釋為何目前不能鬆綁:「我們現在還沒有特別有效和可及的藥物。疫苗預防重症和死亡效果是好的,但是防感染的效果並沒有預期那麼好。」要等到疫苗和藥物非常有效和普遍可及才鬆綁?真是長路漫漫。

《明報》副刊明明如月」專欄,1/12/2022刊出。

 


 


2022年12月4日 星期日

讀周聯華牧師生平

從中大漂書園得來一冊有點殘舊的《神學綱要.卷一》開始,我在崇基圖書館借了另外幾卷,跳著讀。卷二、四和七的主題分別是「聖子、基督」、「人性」,和「末世」。特別喜歡卷一和卷七首尾呼應,有些地方令人靜思。

然後上網讀周牧師的生平。細緻的紀念詞〈永懷慈牧周聯華牧師 〉見於基督教浸信會懷恩堂網頁。懷恩堂在台北大安區。

周聯華牧師祖籍浙江,1920年生於上海,2015年在台灣去世。小學入讀當時上海最好的女校「中西女塾」的附屬小學,全英語授課。兩次轉學後入讀南洋中學,多念古書,打下中文基礎。1938年入讀滬江大學,前一年抗日戰爭已經爆發。在滬江大學他接觸基督教信仰,導師是前燕京大學任教哲學與宗教的徐寶謙老師。從徐師他認識印度甘地、泰戈爾、尼赫魯的事迹,萌生出國留學的念頭,於是申請至青年會工作,儲蓄留學費用。

戰時中國的大學撤往西南,他先在成都受訓,負責大學裡的事工,也幫忙西南聯大的學生中心的事,其後被分派到桂林的廣西大學工作。很快桂林亦失守,他要隨校搬遷至貴州。搬遷之路極坎坷,但在這段路他學會了廣東話,也幫助了當地的小教會。

抗戰勝利回到上海,要修習一年才可獲大學證書,這時他認識了美南浸信會的教士Inabelle Coleman。經歷這許多,他才剛過25歲,依然想著出國,「整個人陷入苦悶與煩惱之中」,然後來到人生轉捩點,受浸,決志傳道。 

《明報》副刊明明如月」專欄,28/11/2022刊出。





2022年12月1日 星期四

抗疫有「急難愁盼」

內地疫情趨緊張,但抗疫的策略反而有些鬆動,但願能解放思維,從科學出發,以百姓民生為念,找出一條通路。

上月中共20大前後,很多文章出爐,為「堅持動態清零方針不變」作辯解:「動態清零」代價最小效果最好;中國的疫苗接種比率尚未形成足以抵抗重症和死亡的保護屏障;各省市和地區的發展不平衡,醫療資源分配不平均,放鬆防疫政策會引發大規模爆發,後果不堪設想。

看這兩個月各地的防疫新聞,從呼和浩特到蘭州,從河北到鄭州到廣州,在在說明封城封區的社會代價一點也不小,衝突反抗也出現了。這不完全是地方政府「層層加碼」做成的。嚴控式防疫的板斧不多,難以「精準」,寧嚴勿寬之下難免走向非人性化。

前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在月初「上書中南海」,呼籲中央政府緊急調整防疫策略,我在網上看了他之後接受的一段訪問(1113日發放)。他提醒,中國有6億人月入低於1千元,4億多人無銀行儲蓄,封控之下手停口停,真是水深火熱。近年他常肉緊地公開諫言,有些話說得很盡,逆耳甚至刺耳,但說到民間疾苦,我還未見過有公眾人物比他講得更有力。

近日學識一個內地流行名詞:急難愁盼。這是從去年開展黨史學習教育活動開始流行的。學史要力行,期望幹部「要在解決群眾急難愁盼問題上下功夫、求實效」。我想到在防疫中,百姓的「急難愁盼」有血淚,要下功夫解決,不要變成順口溜。 

《明報》副刊明明如月」專欄,25/11/2022刊出。




 

2022年11月28日 星期一

孔子的上帝

捧讀周聯華牧師的著作《神學綱要.卷一》,來到第5章,作者指出,中國古代從來不須證明上帝的存在,上帝根本就是自我存在的。孔子不語怪力亂神,少談信仰,但說「朝聞道,夕死可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作者說,「這明明是受到召命替天行道。」

中國文化中,道教是本土的,佛教和基督教都是外來,有翻譯問題,亦要連結本土文化。佛學從印度傳入,在魏晉時代就把「性空」觀念連結上道家思想的「無」,當中有融會貫通也有牽強附會。

作者認為孔子不只有道德使命感,心中也有上帝,並非牽強附會。他引用《論語》建立觀點有一定說服力。例如說道德,孔子「志於道」,但他的「德」應是上帝給的,所以說「天生德於予」。

「天生」不可以只是自然稟賦嗎?例如我們說「先天」「後天」,都沒有宗教的意思。作者再引述孔子說「巍巍乎,唯天為大!」指出這是敬畏「天」,但這依然未能推論「天」等同上帝。

比較有說服力的是孔子禱告。有一次他生病,學生子路要他祈禱,「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曰:『有諸。』」孔子說,我已經禱告過了。子路還不放心,說要向神祇禱告才算。孔子便說:「丘之禱久矣。」我素來都在禱告啊!

本書早於七十年代寫成,後來的學者在《論語》以外尋找更多典籍證據,例如孔子編輯的《詩經》有數十處提及「上帝」,我覺得說服力還是一般。 

《明報》副刊明明如月」專欄,22/11/2022刊出。

 



 

 

2022年11月25日 星期五

漂來一本神學書

人會排隊打尖,原來書也會。近日在讀董橋《讀胡適》,看到後半時,偶然「漂」來一冊《神學綱要》,1979年版,作者是神學家周聯華牧師(1920 2016)。很喜歡它有學養又平易近人,內容也對應我對基督教的一些想法,就讓它打尖了。

這是從中大書節「漂書園」得到的書。中大博群全人教育中心收集了三萬多本書,在崇基一個有自然光的鵝蛋形場地漂書三星期,中大人每人可免費自取15本。那天我去探班,帶走了幾本書,包括這一本。

《神學綱要》全套七冊,是三十多年間的力作。每冊有主題,我得到的是第一冊,內容是緒論、神觀、聖父。

這套書屬於系統神學,但不採用常見的討論辯證體裁,多使用敘述式,展現文化歷史脈絡。在自序中作者說,寫時以聖經為本,為中國人讀者而寫,在我的理解就有本土化的用心。

書的主體內容沒有刻意「中國化」,但隨處顧及中國文化觀念,第6章談God的不同名字和各種中文譯法:天主、神、上帝,連帶談中國文化中的神和上帝。在中國傳統文學,「神」有諸神之稱,而「上帝」是「獨神」的觀念,作者認為是較佳譯法。書末比較聖經裡上帝創世和其他民族的創世說,簡述了中國古代的創世傳説,我想起早年閱讀袁珂的《中國古代神話》。

5章論上帝的存在,認為孔子心目中的「天命」不只是道德使命感和信念,而是具有宗教信仰。孔子心中有沒有上帝?下篇談。  

《明報》副刊明明如月」專欄,19/11/2022刊出。




 

2022年11月22日 星期二

質疑的味道

周前接受港台《千禧年代》短訪,談復常之路的寬緊尺度和公平問題。翌日本報港聞版引述了其中一點,關於現時衛生署對醫生發出免針紙的指引。報道兩次用上「質疑」字眼,我覺得自己的本意比較近似「呼籲」,但是聽了訪問聲帶,得要承認有質疑的味道。

港台的短訪是跟進我為副刊「星期日生活」寫的一篇文章(〈復常之路有倫理問題嗎?〉,116日),其中有對復常各方面的意見和建議。這篇文的觀點溫和得近乎溫吞,同一觀點在即時出街的對答中卻是肉緊,化為文字,就是另一種味道。

在醫管局做行政管理時期接受過基本的傳媒訪問訓練,何安達、盧子健都做過一眾管理人員的導師。接受訪問有「戒條」,不可一時興起衝口而出,不宜輕率製造sound bite。今次兩條都犯了。也不是學過的東西全已還給老師,只是現在年紀大了,不像從前有紀律。港台人員早一天聯絡說明訪問約10分鐘,我重讀了自己先前的文章「打底」,預先想想要說什麼,最終都是隨意。

我的確在意現行指引太緊。政府在疫情緊急時需要大力推動打針,但現在社交距離大幅放寛,吃喝玩樂復常,每日確診數字高企在5千以上也是意料中事,然後據此說社區持續有疫情爆發,所以有必要維持緊急應變狀態,這是自圓其說。疫情既然可控,應該早日回復平常的醫患關係,讓病人和醫生用「共享決策」模式 shared decision making)決定切身的醫療 

《明報》副刊明明如月」專欄,16/11/2022刊出。

  


2022年11月19日 星期六

胡適愛《水滸》

董橋《讀胡適》有一段童年胡適的故事特別生動。胡適的父親當官,任臺東直隸知州時調派去臺灣。胡適兩歲多已學認字,3歲時隨母親從上海到臺灣,4歲回鄉。母親見他愛讀書,帶他去四叔父的學堂聽課。四叔父家小屋前面是學堂,後面有一間臥房。胡適9歲那年偶然走進臥房,見桌子下一個美孚煤油板箱的廢紙堆中露出一本殘缺的書,就是《水滸》。書面扯破,兩頭給老鼠咬壞,揭開已來到李逵那一回。胡適一口氣看完殘本,缺前缺後,心癢難熬,從這兒開始到處去找小說讀。日後回想,「我在不知不覺之中得了不少的白話散文的訓練,在十幾年後於我很有用處。」

董橋說胡適少年成長在拘謹的氛圍,「白話小說成了他瞭望新天地的窗戶,成就他提倡白話文學鑽研章回小說的志業。」

1917年,26歲的胡適發表〈文學改良芻議〉,是新文化運動的起點之一。前一年他還在哥倫比亞大學做博士論文,有一封信答任叔永(任鴻雋,曾任孫中山臨時總統府秘書,後棄官去美求學,獲哥倫比亞大學化學碩士學位),其中提出對文學革命的想法,認為生於當代,與其創作不能行遠不能普及的《五經》兩漢六朝八家古文,不如用家喻戶曉的《水滸》《西遊》文字寫作。

胡適留學期間的信札很多保存下來。2015年台灣有展覽,在一封寫給族叔胡近仁的23頁的長信,胡適評比中西小說,列出了他認為可以不朽的7部中國古典小說,《水滸》排第一 

《明報》副刊明明如月」專欄,13/11/2022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