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0日 星期五

現代詩容易生產

有個朋友見我寫詩,便來抬槓:把一些散文句子切成一撅一撅,分行排列,便算是詩,不是很容易嗎?
怎麼說好呢?音樂就是音階音符長短拍子組合排列出來的,但有些人腦子裡會產生音樂,像貝多芬、披頭四,有些人像我把音階音符堆砌一番,也可以扮作曲,但那未必是音樂。
不過我明白他的要點:古詩詞講究結構和音韻,如果連平仄押韻也弄不懂,就不可以妄言識得寫詩;現代詩自由,沒有了基本的門檻,怎樣分辨誰真會寫?誰在胡謅?
網上有一段文章談古詩詞與現代詩的分別,有一得之見,近似我這抬槓的朋友:
自由詩體現了真正的自由,無論怎麼寫都行,你的廢話情話官話自言自語喋喋不休的話皆可入詩。 你還可以把好好的一句話拆成幾行來寫,斷斷續續,或前後倒置,狀如結巴,但在詩歌裡或許看上去很優美。」
「古詩詞講究推敲,現代詩只需要 …古人創作詩歌時在一字一句上斟酌得認真,惟有不斷推敲,才有一流的詩作。 而現代詩創作的技巧就是 習慣了電腦寫作的現代人,只要善於分行,猛敲回車鍵,一篇篇長短句就新鮮出爐了。 這就是現代詩作者如此之多,產量如此之豐厚,而質量卻長期低下的原因。 雖有一些奪人眼球、激發口水的當下名作,卻難保長遠流傳。」

 我可以每天堆砌十篇像現代詩的東西,但十天裡也不一定有詩緒能結晶為真實的詩句。我知道什麼是真實的詩,但不能用體驗來說服友人。


1 則留言:

桑纹锦 提到...

强烈推荐朱光潜先生的著作 《诗论》。 朱先生国学功底深厚且旅欧 8 年,潜心西方美学研究,是位真正大学者。 假如中文诗学理论著作里我只能选一本读,一定会是朱先生的 《诗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