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古老的敵意

這幾天欠缺寫作心情,時事又教人納悶,據說李飛主任不來港與泛民議員見面,因為27個泛民議員聯署堅拒人大框架,更指「831」決定「違憲」。
想起書架上有北島的書《古老的敵意》,借來一用有味道。152頁他說從人類歷史的角度看,政治不過是短暫而表面的現象。作家深入觀察和體驗世界,推進時就要透進語言層面,經受作家和母語之間的緊張關係。古老的敵意,就是創作中要克服的僵化官方話語和現代世界的垃圾行話。
什麼是「行話」?陳腔濫調、聽一次像聽第一百次。廣東話叫求其交差的例行公事做「行貨」,字義相近。
詩人創作與政治交鋒有什麼關係?北島說,要在緊張關係中穿透古老的敵意,為母語注入新生命。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為母語注入新生命。不必了 , 一個廣東話 , 一個普通話 , 注乜都冇用 , 各行各路最好

Paul Li 提到...

我地嘅母語,廣東話/香港語,本身就不斷注入新生命的。
只要不沾上普通話的癌細胞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