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4日 星期三

醫療危機怪責誰?

在「質素及安全總監」崗位已三個月。不計處理突發事情,頭兩個月梳理好各範疇的重點優次,第三個月可以抽空閱讀了。
閱讀也是借鑑。我在讀National Health Service England 的醫療危機。英國NHS去年用956億英鎊財政預算,服務57百萬人口。她的服務質素近年出現嚴峻危機,輿論交相斥責。
引爆點在2009年,一份監管機構報告揭露英國中部Mid Staffordshire地區的兩家醫院在20012007年間各種質素及安全問題,惡劣程度完全跌破底線,數以百計的病人可能枉死,病人的基本尊嚴被拋諸腦後。
醜聞曝光,其時執政的工黨政府委任御用大律師Robert Francis QC進行調查,以求穩住人民對NHS和執政黨的起碼信心。
這第一份Francis Report只是點到即止。2010年,工黨下台,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 上場組聯合政府,即令Francis再查根源,全面深挖問題。新一任政府並且提出亮眼目標,誓師為國家打造“ Zero Harm to patients” (對病人「零傷害」) 的醫療服務。
Francis老實不客氣,用了兩年多時間,傳召超過200人作證,耗費1千萬多英鎊人力物力,鑄成有290項改革建議的第二份Francis Report,去年2月出爐。
出乎卡梅倫的預期,全面深挖之下,結論並不止於指責前屆政府管治下醫療水平下跌,而是廣泛嚴厲批評既有的層層監管機制、機構管治、以至專業自主範疇的全面失效!在系統失效的大環境底下,中層管理人員失卻管理意志,追逐片面指標,醫護人員敷衍應付承受不了的工作任務,上上下下不知不覺適應了大事化小的處事文化。
改革建議翻天覆地,怎「收科」?卡梅倫從美國請來重量級外援,任命為新成立的「國家病人安全顧問委員會」主席。此君名Don Berwick,是倡導「以病人為中心的醫療」的急先鋒,在國際上赫赫有大名。
有趣的是,Berwick以鮮活眼光和老練政治觸覺寫成的報告,並不採納傳統官僚監管思維,亦不肯照單全收冗長的Francis Report建議。他提出一個既老套又「驚人」的觀點:NHS需要的並非建立更複雜的機制;她要認真對焦,來一場文化革新,包括終止長久以來各方互相怪責與自衛的不良互動。Berwick進言:「請放棄以怪責作為管理工具 (Abandon blame as a tool ) 。」
原載 《東周刊》「一葉一杏林」專欄,201457
(這是我新參與的專欄的第一篇,每三周供稿一次。)

1 則留言:

chun-kwok chu 提到...

Dear Dr. Au,

I have read about how Berwick promote the zero harm movement in the States. I've tried to search his recommendation to NHS this morning and am just able to complete the executive summary during the train journey. Apart from a appropriate manpower level, I quite agreed that we have to promote a learning culture. From reading daily Falls report, the willingness to change is associated with quality improvement.

Chu